專訪上海自貿區總體方案設計參與者王新奎:自貿區改革不能單純求快
  胥會雲
  [ 現在很多人為什麼對上海自貿區的改革總是不過癮,是因為大家的註意力只是放在了政策的增減上,不是放在制度創新上 ]
  在5日所做的政府工作報告中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說,要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,推動新一輪對外開放,在國際市場汪洋大海中搏擊風浪,倒逼深層次改革和結構調整,加快培育國際競爭新優勢。
  以開放倒逼改革,正是中國(上海)自由貿易試驗區承擔的重要歷史使命。3月4日下午,在李克強出席的全國政協經濟小組會議上,全國政協常委、上海市政府參事室主任王新奎發言時講的就是自貿區事宜,他同時建議加快探索上海自貿試驗區擴區模式的創新,以及在上海自貿試驗區改革成果的複製和推廣的過程中,形成由點到片、由片到面的新的區域改革推進機制。
  在接受《第一財經日報》專訪時,王新奎表示,自己對上海自貿區5個多月來的運行評價很高,作為一項事關中國開放事宜的重大改革,其推進速度也不能單純求快。
  “不快”是為了不“翻燒餅”
  第一財經日報:自貿區運行已經5個多月了,你怎麼評價自貿區目前的進展和成效?
  王新奎:改革這個事情,目標要清楚,決心要大,但實施要很謹慎。改革是要有代價的,沒有免費的午餐,另外,改革也是要選擇時機的。所以改革是手段,它不是目標,不是為改革而改革。
  上海自貿區的這次改革,實際上是我們制度上的創新。一是要用開放來倒逼改革,形成一種國際化和法制化的營商環境。二是對過去特殊監管區域做法的一種重新思考,所以它要求不搞特殊政策,要求可複製可推廣,這是非常難的一件事情。
  我在總理參加的會上也指出,上海自貿區改革的重點是制度創新,而不是在既有的制度框架內搞政策的增減。當然現在我們制度下麵要增減政策也很難,但還是可行的,最難的是制度創新。
  當初我們設計自貿區方案,方案一定要提得高,但是做的時候還是要根據情況來。自貿區從去年9月29日掛牌到現在才五個月,我認為是在有序地推進。總體方案先出來,然後各個部委支持自貿區改革的文件都已經下發,現在是要把這些文件執行。還有就是金融三十條的細則出台了一部分,還要穩步繼續推出。
  才5個月,我認為進展是相當不錯的,我的評價很高。比如工商登記制度改革,從先證後照改成先照後證,註冊資本從實繳制改到認繳制,這是很大的突破,它打開了一扇門。比如金融三十條,這就是一個新的開放的基本框架的確定,也是很了不起的。又比如說對外投資從審批制改為備案制,這都很重要。
  現在很多人為什麼對上海自貿區的改革總是不過癮,是因為大家的註意力只是放在了政策的增減上,不是放在制度創新上,這需要一個很大的轉變。上海自貿區重要的不是政策的問題,是制度創新的問題。政策的增減和制度的創新,這是兩個不同的評價體系。
  日報:市場上會有聲音說自貿區的推進還是有點慢了,比如說FTA賬戶,到現在也還沒有出來。
  王新奎:金融的核心是監管,監管細則沒有出來,是不能開始這項業務的,因為企業作為市場主體,它不會自覺遵守市場規則,還是需要強力的監管。
  日報:所以自貿區的推進速度沒有大家想的那麼慢?
  王新奎:改革不是速度的問題,這個觀點一定要掌握,特別是現在我們改革到這個程度,到處都是深水區,都是難點,沒有快的概念。在深水區游泳怎麼能手忙腳亂啊,一手忙腳亂不就淹死了嘛。所以不要浮躁,像這種改革就是成熟一項推出一項,推出一項以後能實施很多年。快了以後不成熟,你再改,天天翻燒餅,得不償失。
  日報:如果我們從TPP倒逼的角度來看自貿區的推進速度問題呢?
  王新奎:這當然是有一個窗口期,但是我們的改革試驗是自主的,不是你來逼我,我就按你說的做,我們自己掌握自己的節奏,不成熟不能硬來。
  負面清單要和中美BIT談判同步
  日報:今年會推出新的負面清單,大家都在期待今年的清單是不是會更短,放開的會不會更多。
  王新奎:今年當然會比2013年有很大進步,這是肯定的,因為現在中央對負面清單問題已經做了大量的前期準備工作。但是現在對於負面清單的社會解讀有問題。負面清單的核心不是一張單子,核心是政府管理的透明度。透明度有很多含義,包括可獲得性、可預見性、穩定性,一句話,不公佈不執行。
  所以負面清單不是長短的問題,大家都沒有理解核心問題。你現在執行的東西有1000公里長,你說這麼長啊,那我就給你1公里,還有999公里沒公佈,你也不知道,但是做的時候發現有很多問題,沒有實現透明度,這種負面清單成了形式,也沒有用。
  日報:所以今年的負面清單會做哪些工作來實現更大的透明度?
  王新奎:更規範、可落地,更有可操作性,這是肯定的。對外資準入實行負面清單管理我們是要和中美BIT談判保持同步的。中美BIT談判才剛剛開始,一切都在進行中,所以我說不能急,事情還沒有弄清楚,就幹起來,會鬧很多笑話。
  自貿區肯定不止一個
  日報:現在有二十多個省市在申請自貿區建設,你怎麼看這個事情?這會對上海造成壓力嗎?
  王新奎:我認為如果說按照中央制度創新的要求來講,這樣的自貿區肯定不止一個。上海主要是面對著長三角,面臨著產業轉型升級和一個高度外向型的市場,可能在制度創新上面有一定要求。但是換個地方,中國這麼大,不可能一個地方的經驗在全國到處都能適合。
  短期內是否要多搞幾個,這是由中央決定的。但思想上要統一,如果你要跑馬圈地,上基礎設施,要優惠政策,搞招商引資,那對不起,現在你還是不要搞,這點中央態度很明確。但是在上海把制度創新,可複製可推廣的成果和經驗出來以前,中央可能還是要看一看。但關於這一點,三中全會的決議中已經有明確的說法,應該不會變。
  我覺得沒有什麼壓力,如果只是在比拼你的政策比我特殊,我的政策比你特殊,這樣也沒有意義。
創作者介紹

澳洲遊學-自助家遊學網

vw88vwdqa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